金码会救世网|金码会救世网跑狗图|金码会救世网内部资料
做最好的网站
当前位置: 金码会救世网 > 台式小食 > 正文

的假想敌不止,创业者的宿命

时间:2019-11-27 20:13来源:台式小食
3、对BAT的恐惧让TMD必须进行2B、2C的全产业竞争。 对于希望吸引AT入局的创业者来说,布局变得很重要,未来企业上市和AT投资是摆在创业者面前的两条路(当然两条路本身也会有交叉)

3、对BAT的恐惧让TMD必须进行2B、2C的全产业竞争。

对于希望吸引AT入局的创业者来说,布局变得很重要,未来企业上市和AT投资是摆在创业者面前的两条路(当然两条路本身也会有交叉),除了项目本身的价值较高外,与AT形成互补或者能够挑战AT就显得更为重要。互补AT或者为AT量身定制的模式也会不断发展。

TMD处于BAT和广大互联网创业者的中间地带,试图向上成为准BAT甚至在未来颠覆BAT,而BAT一方面绝对不允许卧榻之侧有他人酣睡,另一方面BAT需要不断吸纳、结合新的生态让自己屹立不倒或者大而不倒,所以TMD一直在和BAT角力。

在2015年10月,笔者曾发表过《事态从BAT抄你怎么办变成——BAT不投你怎么办?》一文,而时隔2年后,态势越来越严峻。可以说凭借成为互联网基础设施的背景和掌控庞大的现金储备,崛起的阿里和腾讯已经成为互联网的双极,互联网公司已经变成AT的朋友们和其他人,并且这样的态势仍然会愈演愈烈。

二、生而艰难,TMD将BAT视为独立发展的假想敌

随着马太效应的进一步加剧,AT对于投资的决定性或许会超过今天的红杉,演变成AT看过而未投的项目一定存在问题,AT未进入的行业一定不是趋势或风口,AT投资的项目或者下轮融资的可能性大大提高。红杉的项目从来不缺接盘侠会变成AT的项目从来不缺接盘侠,所以和AT战略捆绑就变得很重要。阿里要流量和媒体,创业者见缝插针就可以获得青睐,腾讯要交易场景形成闭环,提供高频的消费产品就很容易命中。当然最重要的是提前布局,否则AT转移注意力就悔之晚矣。在目前的投资中,腾讯为了互补生态的单独投资项目达32.15%。

在TMD的发展过程中,美团和滴滴今日头条走了完全不一样的道路,无论是美团此前的“T型战略”还是合并大众点评之后的“三驾马车”,美团在没有边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从外卖到充电宝、打车、电影票、旅行上无一不包,美团走了一条推倒边界的道路,在接受财经杂志注明美女记者小晚采访时王兴对于推倒边界的表述是:“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我们就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

二、AT决定互联网走向,并且愈演愈烈

是否能合理的管理多元化欲望。

2、站队很重要,提前站队

BAT成为中国互联网三座大山,分别垄断社交人与信息、人与交易、人与社交三个既刚需又高频的领域后就类似智子一样锁死了互联网的格局创新,TMD从BAT看不见或看不起的缝隙领域成长为估值超百亿美元的巨头,此时已经触及了发展的天花板,TMD必须侵入其他相关产业链,攫取其他产业的利润空间补给自身,通过不断的新模式和新行业积累最终企图成长为突破BAT桎梏的新一极,毕竟向上的发展道路已经被BAT占据,只有向下和横向发展才有可能突破现有业务模式的桎梏继续野蛮生长,而对于TMD做不好的行业则通过并购来解决,今日头条3亿美元收购faceu,滴滴收购小蓝单车都是这样的思路。

一、2010年是BAT和中国互联网的分水岭

2012年成立的滴滴则是比美团更进一步,算TMD三家中较好的平衡了BAT关系的范本,但这样的范本很难复制。程维在内的创始高管团队是阿里巴巴出身,程维也曾经坦言滴滴更想要阿里巴巴的投资,但天不遂人愿,在疯狂烧钱的打车行业等不到阿里巴巴投资时,滴滴接受了腾讯的投资,此后阿里巴巴入主了出生于杭州的快的,双方作为腾讯和阿里巴巴角力支付场景的代理人成功的帮助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支付建立了消费场景,但每天峰值烧钱1000万美元让滴滴和快的不堪其扰,在柳传志老爷子的撮合下,投资经验尚浅的马云做出了后来被认为错误的决定,那就是同意滴滴快的在2015年情人节宣布合并。滴滴看似进入了腾讯的阵营,然而事情还有转机,此后F轮和G轮阿里巴巴仍然跟投,在H轮和I轮与阿里交情颇深的软银跟投,这还不算在共享单车领域滴滴试图主导阿里投资的ofo与摩拜的合并,滴滴的滴滴系身份模糊了起来,也在知乎形成了“滴滴打车到底是阿里系还是腾讯系?”的讨论。但对于滴滴这样的优质资产,阿里巴巴不会放弃,腾讯也颇为倚重,双方会不断在滴滴格局中角力,而滴滴也需要不断平衡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关系,但对于滴滴来说,保持独立发展是其一贯的诉求,在财经记者小晚的采访中,程维表达坚决:“一家公司如果失去了独立的意志就失去了所有,这是我们的底线。”

在阿里腾讯双双即将迈入4000亿美元市值行业时,他们却不敢掉以轻心,10余年的经历及众多的失败让AT认识到护城河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牢固。腾讯经历过怒怼微博而不得,陌陌在眼皮底下发展3年就上市并且市值破31亿美元。探探,钉钉试图从细分市场突破,今日头条也试图建立自己的社交关系......此前腾讯的电商拍拍,团购高朋,搜索搜搜,SNS的朋友网均关停。

1、BAT狭缝成长起来的TMD必须抢占其他公司的资源。

VC是春江水暖最先知的群体,特别是知名的VC机构,所以VC和AT的关系会越来越紧密,同时VC也会喂养最适合AT的项目。想要获得AT的青睐,联合AT做局,铺赛道铺项目就变得很重要,提前邀请AT青睐的机构入局成为敲门砖。比如红杉中国作为腾讯最亲密的投资机构,已经为腾讯提供了超过11%的总投资项目,2017年腾讯投资的项目超过一半是和红杉一起投资的。而红杉,经纬,戈壁,云峰则为阿里提供了较多的接盘项目,VC已经和AT勾搭起来,作为创业者勾搭不了AT,先行勾搭关系接近的VC也是不错的选择。

对于体量较小的公司接受了BAT任何一家投资都意味着完全的投靠,需要以代理人的身份纳投名状,但TMD三家一直都是若即若离的状态,这样完全不靠BAT或者保持若即若离关系的状态注定不是稳定态,等到TMD再近一步成长,BAT与TMD的竞争只会更加的残酷,BAT和他的朋友们会与TMD在各个维度展开疯狂的竞争,同时互联网的模式创新只会越来越频繁,TMD与BAT都会对新模式同样保持敏感,目前以业务区隔的状态在未来会更加的模糊,创新模式无论是BAT还是TMD都会染指,此时想要维持现有状态无疑是极为困难的,在毛哥看来,TMD态度鲜明的站队BAT只是时间问题,只不过是如何保持体面的站队并且保持自己的独立决策是需要角力的关键点,今日头条也是一样。

而对于好的项目AT的投资是无底线且会连续跟投,这也让VC可以快速退出。同时由于AT的持续跟投,可以保证项目后续融资可能性大大提高,同时AT的生态对于创业项目上市有同样重要的意义,可以用AT的背书提振股价。腾讯在2013年B轮投资滴滴1500万美元后又跟投四次,阿里巴巴投资美团,ofo后又再度跟投。

BAT合投公司排名

APP的更迭越来越快,很容易出现初期巨头看不懂,等到看懂时已经有了足够的行业壁垒的新业态。历史失败的经验告诉AT,单靠自己并不能随心所欲的拓展边界:阿里的社交,O2O只能是一场奢望,腾讯的电商,搜索也只是黄粱一梦。社交边界外会发生什么,AT完全不可预计也不了解,在极度的不安全感下,荷包满满的AT开始通过投资并购寻找同盟和利益共同体。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TMD三家公司的别样发展路径,今日头条是以BAT看不懂看不起的模式起家,由于行业本身主要是流量采买和人工成本,所以对资金的渴求并不强烈,这也导致了其有信心剥离于BTA发展,而美团则是以紧靠腾讯为发展模式,通过纳投名状的方式明确站队,特别是以得罪阿里巴巴的方式实现了在BAT关系中的站边,滴滴则是另外一种路径,以其阿里系创业者的身份和合并阿里投资企业的方式在早期成功成为平衡腾讯和阿里巴巴两大巨头的创业者,但随着滴滴的壮大,平衡两大巨头的关系会越来越困难。

图片 1

一、不可复制,TMD的独立发展样本之路

目前,企业投资越来越重要,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投资的方式保持企业的生命力,拓展企业生态。企业投资不同于VC,企业投资背后意味着企业的生态链和站队,而在AT时代,腾讯和阿里的生态圈是高度类似的。而AT为了维持自己的生态圈将开放的信息只对上下游生态圈开放,所以想要获得AT的资源必然要会站队,AT为了维持生态的良好运转势必加强生态的纯正性,AT的站队选择自然而生。

2、现有业务发展已到瓶颈期,TMD需要新的业绩增长点。

四、VC极力推动AT格局的行成

随着2007年阿里巴巴香港上市,BAT成为中国互联网的一级,此时中国互联网的创新仿佛停滞了,BAT成了黑洞,吸走了所有互联网的资源和用户,抄袭互联网创业模式,并用自发产品和流量优势复制创新,所以才有了“狗日的腾讯”、“百度作恶”,尽管2010年经历腾讯经过3Q大战痛定思痛后开启了BAT开启了并购投资合作模式,但“生死BAT是创业公司的魔咒”、“BAT让中国互联网创新暗无天日”的言论屡屡被提及并且经久不衰,BAT的资源优势对互联网创业公司来说是稀缺的,BAT的资金优势无疑更是稀缺的,更为可怕的是BAT投资哲学像极了孙正义“你若不接受我的投资,我就去投你的敌人”,也让中国互联网企业尽入BAT彀中矣。

阿里腾讯最近几年的投资数量和金额变化

但TMD的成长是一个意外,由于彼时BAT的生态建设目标和模式处于探索期,同时互联网的人口红利期并未枯竭,所以TMD能够成长起来,随着BAT的生态布局越来越清晰和强烈,我们能看到诸如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无人驾驶、新零售等新业态的布局上BAT的布局比创业公司更快速,除非速度极快的技术大爆炸发生,否则类似TMD的成长通道或已关闭,BAT会在更早期投资或狙击具有类TMD发展潜质的创业者。TMD是从BAT的缝隙中生长出来的,因为生长在BAT业务的边缘而得以成长,等到真正成长起来时已经成为不容小觑的创业力量,更重要的是TMD拥有极其强烈的独立发展意愿,所以才造就了TMD的独立格局。TMD到底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从2005年开始的BAT时代起,AT就成为互联网的一极。阿里在电商领域深耕,腾讯在社交领域深耕,原本只是做电商和社交绕不开AT。然而随着AT的业务边界从电商到游戏,支付,文化,工具,媒体,O2O,AT成了任何行业创业者所绕不过的门槛,并已经成为互联网的“水电煤”。客户服务需要微信公众号,营销传播需要朋友圈,登录需要微博微信调用社交关系,支付需要微信支付宝,沟通需要微信钉钉,交易需要天猫微信......AT已经不止是一个企业,而是成为互联网基础设施。

普通的创业者一方面在渴求BAT的投资但他们更害怕的是BAT投资了他们的竞争对手,对于中国互联网创业来说,大多数行业的BAT入局都意味着行业惨烈竞争的极度加剧以及行业兼并重组的迅速到来,此时行业就变成了创业者背后的代理人BAT的间接竞争,背后都是BAT的意志,而没有获得BAT投资的竞争对手只会快速的出局清算。笔者在《创业者的宿命:卖给阿里还是腾讯?》中也曾有描述,单在2017年7月之前的半年时间内,腾讯就投出了2个红杉中国+2个经纬+2个DIG+2个启明创投累计的投资总额,而阿里巴巴同样投出了1.2个同样组合的总金额。

距离辞职还有5个月的掌舵人卫哲,炮轰雅虎是一个面临破产的公司。次年5月,马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在未知会雅虎的情形下以3.3亿元的价格将支付宝所有权转移到了个人控股的内资公司。批评乐视是庞氏骗局的曾李青在此时怒斥马云:“有人为一己私利,把全行业拖下水。”此后雅虎股权问题顺利解决,阿里巴巴再不必受雅虎钳制,发展步入快车道,6年后蚂蚁金服估值达700亿美元之巨,阿里巴巴市值突破3800亿美元。

四、TMD最大的敌人是TMD自己

正是2010年的变化造成了7年后BAT迥异的格局。

TMD的发展像极了植物中的松露,松露埋藏在地下吸收周围所有的水分,所以松露旁边寸草不生,是无所顾忌的掠夺其他植物的资源来称为味珍之王的。而TMD也一样,无所顾忌的掠夺其他行业或产业上下游的资源,TMD入侵的行业除了巨头其他公司很难成长,用户和资本已经被他们吸收殆尽。

所以,VC巴不得AT格局的形成并在推动AT格局的发展,VC SaaS数据显示腾讯的投资项目被接盘率达到29%。AT已经影响VC由to  IPO变成 to AT,新的退出路径便利让VC开始为AT定制或推荐项目,甚至出现类似ofo等共享模式等待AT入局收割,AT入局后整个发展和退出的通路就通了,纳斯达克接不了的盘,AT来接。

三、发展所需,TMD的假想敌是整个中国互联网

1、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让AT的极度不安全感

企业发展大体可以分为两种模式:2B赚企业的钱,2C连接用户赚用户的钱。除了BAT发展到2010年后才同时侵入了两种模式的领域外,其他公司基本只有一种模式,而TMD在短短四五年的时间已经侵入了两种领域发展速度不可谓不惊人,TMD成立之初都是2C的模式,在用户端赚钱,但目前已经同时在2B端获得利润,这样做的原因除了要保证企业的业绩增长更重要的是在快速迭代的互联网时代所有的公司都在同一个层面竞争,看起来企业是在细分领域与竞争对手竞争,但实际上却是在与处于龙头的BAT竞争,同样也是在与 Google、Amazon等国际巨头竞争,当你不能保证绝对的领先优势,最终会被BAT同化,甚至是被BAT扶植的竞争对手打死。

在新的业态中,滴滴,今日头条,包括此前的美团俨然成为了一个个小霸。对于AT来说,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各个领域的小霸,在互联网赢家通吃的背景下,小霸意味着变量和对AT颠覆的可能性。正如《大秦帝国》孙膑在向齐王解释为什么不及时救援韩国时表示:“齐国需要一个弱韩,而非小霸。”所以,AT需要在“新巨头”成长起来前就及时打压或投资,确保新的业态不会对自己进行颠覆,或者会成为自己生态的一员而不是转投竞争对手的怀抱。

阿里巴巴成立的菜鸟让传统的四通一达都很被动,阿里巴巴投资盒马鲜生也让传统的商超很被动,二者完全不在一个维度竞争,这本质上都是细分行业的竞争者壁垒不够高导致的,作为互联网企业远比传统企业拥有更强烈的忧虑感。美团推出餐饮开放平台,滴滴与传统媒体合作,都是这样的思路,但TMD进行两种产业链的布局是在BAT的狭缝中不得已的战略决策,只有打通产业链才有可能吃尽产业链的利润,同时在资本市场也才能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和可能性。

2010年9月,马云却面临阿里巴巴创立以来的最大危机,那就是与大股东雅虎矛盾激化。2005年马云的一纸救命投资合约成为5年后马云的“催命符”,马云极有可能被自己的合约扫地出门。长袖善舞的马云当然不同意,更何况彼时蒸蒸日上的阿里市值350亿美元,几乎是投资者雅虎180亿美元的两倍,小弟大哥身份的反转也让双方局势出现变化。

能否保持业绩的高速增长。TMD合计约400亿美元融资获得1100亿美元估值让TMD得以“死不起倒不掉”,目前TMD都没有上市,王兴张一鸣程维都在不同的场合表示了目前并没有上市计划,那带给TMD的挑战就是如何保持持续且高比例的业绩增长,更大的挑战在于,TMD在自己核心业务行业已经增长见顶,想要在业绩见顶基础上再保证高速增长无疑更加困难,而TMD需要不断给予新投资者更好的数据表现,否则估值就会不断下滑,这对希望好好布局估值天天向上的TMD来说无疑是不可承受之重。

1、记住你的项目是卖给AT的,卡位很重要

对于TMD来说,除了BAT外,一半的互联网已经是其敌人,而另一半则正在成为敌人的路上,这造就了TMD在发展壮大过程中的成为了几乎大半个互联网的公敌,同时也成为了另一半互联网的假想敌,众多的互联网公司都对其充满戒心。

对于腾讯来说,还好微信产生于内部,还好抓住了滴滴通过投资打通了支付流程形成交易闭环,还好游戏一直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如果没有微信,没有投资滴滴该怎么办才好呢?对于阿里来说,美团抓住了但没有抓牢,快的抓住了但没有抓好,阿里绝不允许第三次出现策略失误。在买交易场景和买流量的策略上,AT只会越来越激进。当AT一骑绝尘时双方的竞争也不断加剧,互联网的发展是一个零和游戏,必然是此消彼长,所以AT势必在保证自我优势的基础上狙击竞争对手攫取更多的空间。

TMD与对手的竞争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残酷,竞争对手随时准备给予其致命一击。在专场司机极度缺乏的春节,滴滴面临着无车可打的情况,而首汽、摩拜、嘀嗒、蔚来、百度等主体和资本方交织在一起被外界称为“反滴滴联盟”,加之与OFO的关系破裂,滴滴站在了网约车领域的对立面;美团同样如此,以旅行行业为例,携程,去哪儿,同程,飞猪等纷纷成立了反击美团的项目,核心是打击美团的产品和价格政策;今日头条在信息分发领域,与百度、腾讯、搜狐、以及统杂志媒体的法律问题不断,而今日头条营收100亿元,抢占的不仅是信息流广告份额,而是所有互联网广告份额,从某种意义上说,今日头条也是所有互联网广告行业的竞争对手。

3、杜绝新巨头以及新对手的诞生

而在投资上TMD也不遑多让,TMD在2017年累计投资了105.75亿元,约占红杉中国全年投资的14.10%,行业更是涉及文化娱乐、汽车交通、企业服务等多个领域。

2010年11月3日傍晚6点,彼时的抄袭大王“腾讯”也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成为全民公敌。腾讯要求用户QQ和360软件二选一,3Q大战发展到最激烈阶段,QQ口碑坏到谷底。次年痛定思痛的马化腾决定开放,在马化腾承诺不可逆的开放政策下,腾讯以QQ开放为契机投资布局产业生态,实现从全民公敌到寡头一极转变,市值突破3400亿美元。

互联网发展太快了,模式更迭已经从月缩短到天的超快维度,吃鸡游戏用了一个月众多企业跟进,而直播答题只用了3天众多平台就跟进了,营销模式只用了1天就跟进了。如此快速的模式和产品更迭,所有公司包括TMD都需要不断进行模式调整,首先需要保证自己不犯大错,google退出中国成就百度就是这样的例子,李彦宏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甚至表示:“百度十年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策略是:等着竞争对手犯错误,籍此获得发展良机。”,其次是如何抓住每一次的转型和发展机会。如何管理自己的欲望,如何构建更强大的护城河对于TMD来说都是考验。

而腾讯在微博上失利后差点错过移动社交,幸好在2011年推出了微信抢得一张门票,然而社交的大领域却从来不缺竞争,人人网,YY,陌陌先后赴美上市。腾讯通过投资不断拓宽护城河。

滴滴直到2016年7月才被合法承认,但外地司机不得接单也让滴滴平台的司机数量直降8成以上,模式一度被造成毁灭性的打击。美团支付业务在2016年2月被爆无证经营后不得不以13亿元收购了钱袋宝以获得支付牌照,2018年初美团大举进入的网约车行业也因为未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而仍然未能上线,除牌照外,上海市交通委指出美团“不能以低价扰乱网约车市场秩序”,这一要求被外界解读为美团打车开展的大规模“补贴战”无望。

五、绕不过的AT,创业者可以怎么做?

2012年7月成立的头条以内容分发起家,技术出生的张一鸣坚持信息流的算法推荐,而不是编辑推荐,模式一度被百度和四大门户看不起,看不懂。今日头条借助移动互联网红利和低价格的低星城市手机预装成本成长为月活1.2亿估值300亿美元的准巨头,张一鸣借助先发优势成功的侵入了百度和其他互联网平台的广告领域,以信息流广告抢占百度的搜索广告市场,而百度在觉察头条的竞争力之后不仅将信息流作为2018年的核心战略,更是数次传出收购/投资传闻,最近的一次收购传闻是在2017年8月,对此今日头条公关的表态是:“这个稿子就一个错误,买卖关系写反了。”,1月“百度打头办”的罗生门事件也被热议,而张一鸣对于独立发展的态度比较坚决,在他看来,巨头之间是互相防范和进入对方领域的,如果站队竞争会更激烈。

IT桔子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11月腾讯已投资348个企业,阿里巴巴已投资超过208家企业,被阿里和腾讯并购,被并购后的发展同样至关最重要。如果不是想成为小霸,越早站队越有可能获得更好的发展,即使是在AT生态内转圜同样也能较好的发展。而即使梦想成为小霸,类似京东、滴滴、美团同样也并不能逃离AT的体系。e家洁创始人云涛就旗帜鲜明得站队腾讯:“一定得站队,你不站队意味着你被抛弃了。”

政策的影响对于TMD来说已经显现,2018年春晚,火山小视频由于许可证到期不得不将浙江、东方、北京、江苏等地方卫视春晚的冠名权益紧急转移给刚收购的 Faceu 激萌上,此前1月2日,头条的”推荐””热点””社会””图片”等频道因为传播低俗信息被查封24小时。

最先开始变化的是百度,2010年1月12日,李彦宏沉浸在在被伊朗网军DNS劫持3小时损失700万的痛苦中,而短短4小时后,谷歌宣布退出中国市场,拱手将35.6%的市场份额、年广告收入22.5亿元的搜索市场让给了百度,从此百度进入了望远镜望不到对手可以躺着吃的状态。五年后当百度被诟病广告过度时,贴吧之父俞军在微信里感叹:“你们怀念我,我怀念Google。”现在百度市值近700亿美元。

但除了GE从来没有一个企业能够在多元化上成功,从来没有一个企业能做好所有的事,TMD能否管理好自己的欲望?上一个没有管理好自己欲望的公司叫做乐视,目前它市值较峰值跌落88%,创始人贾跃亭也滞留海外未归,再之前一个是叫做陈年的中年男人,通过凡客拖把、电饭煲干死了自己,他比贾跃亭更幸运的是获得了挚友兼投资人的雷军的续命。疯狂进入新领域连一片羽毛都不忍舍弃的模式究竟是庞氏骗局还是多元化?乐视告诉我们是旁氏骗局,TMD目前还叫多元化。

2、夯实互联网“水电煤”的地位,保持长期生命力

政策的合法性是套在所有互联网新模式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周其仁和吴晓波在不同场合分别表达了“所有的模式创新都是从违法开始的”的观点,互联网要的就是模式先行先做了再说,此后相应的法律法规才开始规范。一个被普遍接受的观点是:中国互联网监管肇因于发展需求和安全需求之间的政策价值矛盾。对于新模式来说所有的政策都是滞后的,滞后的政策对行业的影响是巨大的,对于TMD现有业务,以及未来新业务都是极大的挑战。

就像凯文·凯利和克莱顿·克里斯坦森一直坚持的理论:构成最大威胁的对手一定不在行业内,而是那些行业之外你看不到的竞争对手。这在互联网已经被验证且被AT所感知。蚂蚁金服在支付上被微信以春节红包的形式“偷袭珍珠港”,百度在搜索领域无对手却被今日头条以信息流挑战,饿了么在外卖行业纵横时被做团购的美团入局成为老大......而陌陌,今日头条,滴滴等平台随时有可能进入新的细分领域。换言之,AT的竞争对手随时有可能从任何一个角落出现,从各个不同的区域进入AT的核心市场,AT生活在处处都是对手,处处都有危险的尴尬境遇,卧榻之侧不知道明天是否还能入睡,极度的不安全感造就了AT疯狂买买买的现状。

更为重要的是VC/PE与BAT联合做局,卖给BAT已经成为投资机构和创业者退出的最佳路径,这意味着投资机构和BAT造就站在了一起,对于创业者来说,你的投资人会在“恰当”的时机督促你投入BAT的怀抱。2010年至今腾讯合投的投资机构中红杉中国高达38次,阿里巴巴红杉合投为14次,百度红杉合投为11次,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为BAT挑选创业公司,或者为BAT哺育喂食创业项目。

对于AT来说,AT需要夯实自己的基础设施地位,同时也要不断拓展边界成为新领域的基础设施,才能在互联网发展中一直处于中心而不会被边缘化,对于AT来说,不能失去了行业前瞻的战场。

TMD在不断的强化自身优势,在BAT的缝隙里快速布局,多元化是未来的目标,可以预计未来每个企业都或多或少涉及多个不同的产品线,但是多元化什么时候开启是适合的,在那些品类进行多元化,如何在有效的成本区间进行多元化的尝试都TMD来说都是挑战,并且大多是无迹可寻的全新尝试。因为TMD已经是单一行业的龙头,目前涉及的多元化每一个领域对于TMD来说都是挑战,美团尽管在外卖、电影方面多元化比较突出,但在共享充电宝、无人货架方面已经折戟沉沙,滴滴和今日头条看起来相对于美团更加的懂得管理自己的欲望,但滴滴进入外卖领域,布局汽车上的无人货架都说明滴滴在探索新的多元化或者说为了狙击竞争对手的疯狂之举。今日头条的用户已经见顶,同时缺乏账号体系和社交体系让头条如坐针毡,因此头条收购faceu等社区也说明今日头条再进入全新的多元化领域。

从2010年到现在,经过7年的发展,AT已经在互联网生态占得一席之地,并且有饕餮不断吞食来壮大自己的势头。在易观国际5月前50位月活的APP中,28个视频应用是AT自有或投资的,月活前20个应用是AT自有或投资的。从2010年至今的AT投资数据来看,AT投资金额越来越高,投资数量越来越多。

从以上我们可以看出,TMD与BAT的微妙关系,BAT试图收编或加强对TMD的控制,但TMD又一直希望保持自主性和独立性,三个领导人在不同场合均表示了独立发展的态度,而同时TMD也在不断的侵入BAT的腹地,作为中国互联网三座大山的BAT势必不可能甘心也不可能放心让新的势力游离于自己的掌控之外并对自己的生态形成威胁,卧榻之侧不能允许他人酣睡,二者的角力扔将继续并且摩擦会越来越大,但随着BAT的开放和生态布局,TMD和BAT的竞争会变成TMD和BAT以及BAT的朋友们的竞争,而BAT的朋友们本身都是足以与TMD竞争的存在,所以在乌镇的东兴饭局才能在马化腾的影响下成型。

互联网发展太快了,在技术和VC的推动下,新业态快到AT没注意到时已经成长起来,进而快速形成行业壁垒,成为新业态里的变量,陌陌,唯品会上市只用了3年,摩拜成立1年估值30亿美元,映客成立6个月估值30亿元,梨视频上线两周估值20亿元,还未上市的滴滴已获得14轮总计超过150亿美元融资,今日头条3年内估值增长22倍达到110亿美元......

互联网从来都是业绩导向,真正盈利的互联网公司屈指可数,资本充裕市场前景广阔的中国互联网尤其如此,对TMD来说同样无出其右。TMD现有的业务形态注定无法盈利且增长空间见顶:美团的团购模式毛利低,行业一家独大已经没有太多想象空间,滴滴已经成为打车领域绝对霸主,但提价只会造成更严重的口碑效应,今日头条作为算法取胜信息流的模式已经享尽了红利并且被百度腾讯在加大抢占市场份额。现有业务份额已经到头,但低毛利注定盈利能力不可能得到改善,试图成为新一极,或者说短期内为了上市的TMD必须拓展新的业务模式,现有业务的横向纵向发展就成为必须,今日头条推出电商产品,美团曾进入共享充电宝领域,滴滴联合人人车推出买卖车模式.....TMD正在进入与主营业务完全不相关的行业以攫取利润。你做得越多,你的敌人就越多,你试图成为BAT ,那就先将整个互联网视为假想敌。

在资本和技术的助力下,企业的发展大大加快,以前5~10年的行业培育期缩短为1~2年。此前AT还能看到创新企业的缓慢生长,而现在当企业发展起来时AT根本来不及关注甚至来不及反应,从看不见到看不懂再到跟不上、投不了,可能只有短短一年或者数月,摩拜、映客、梨视频都是这么成长起来的。

对BAT的不服从,本身就意味着竞争,西游伏妖篇最后,徐克说出了“这个世上,不是朋友就是敌人”的论断。TMD也将BAT视为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因为一方面BAT分别占据搜索、电商、社交的最高频且刚需的需求,已经牢牢占据中国互联网的入口,成为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另一方面BAT已经成为中国VC投资领域的绝对领导者,BAT已经从产品端和投资端掌管了中国互联网生态。

周鸿祎在2015年曾感慨说,“BAT太大之后,他们用了一种非常综合的手段,看到哪个小家伙有可能颠覆,有可能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进去,他就去买下或者投资。”这样的态势已经愈演愈烈!无论是创业者,还是VC,都绕不过AT,对于VC来说,无论是融资或并购退出,还是IPO,AT都是VC绕不过的第三种退出模式,同时这种模式会越来越占据主导。对于创业者来说,卖给AT未来将不是可选项,而是必选项。选择阿里还是选择腾讯?这是一个问题!

TMD的竞争对手列表

时间倒回到7年前的2010年,这一年是中国互联网的分水岭,BAT在同一年先后发生的变化直接造就了BAT三国时代,以及当下中国互联网AT双雄的格局。

2010年成立的美团则是走了依靠BAT但保持决策力的道路,两度创业失败的王兴选择了COPY美国的团购模式,从百团大战中侥幸生存下来,为了生存在2011年和2014年B、C轮融资后选择了阿里巴巴,团购大战结束后不久美团孵化了美团外卖、猫眼电影、西瓜旅行等多个产品,此后阿里巴巴显露出一贯以来的强烈掌控被投资方作为阿里流量来源的强势思维,企图控制美团作为流量来源反哺淘系电商和支付宝业务,在被告知不可能允许类似滴滴同时获得阿里巴巴、腾讯同时支持的错误再次发生后,美团选择站队控制欲并不太强的腾讯,而阿里巴巴也以八五折价格甩卖美团股份,同时60亿元重启口碑,再以两轮合计22.5亿美元投资美团外卖最大竞争对手饿了么,并帮助饿了么收购排名第三的百度外卖,同时阿里巴巴的淘票票已经超过猫眼电影的份额,巨额的进行票补试图攫取更大的份额。可以说美团与阿里巴巴已经势同水火,而阿里巴巴也不介意在企图攻占的领域用更大的 投入来遏制美团的发展。

但形式在2015年开始发生了变化,AT为了生态成为了VC第三种变现渠道,AT的现金储备和对生态的饥渴让VC退出更加高效和迅速。以2017年为例,在2017年腾讯投资的43个项目中,有21个是红杉跟投,有10个是华人文化跟投,有10个是高瓴资本跟投,有9个是经纬中国跟投,有8个是高榕资本和创新工程跟投项目。在阿里巴巴的18个项目中有云峰基金、平安创新、淡马锡、红杉分别贡献了5席跟投。

随着TMD逐渐进入更多的领域,以及现有业务遭遇更严重的监管,政策影响对于TMD来说会越来越大,尽管其不愿意诚然,政策仍然是其最为重要的假想敌之一,政府关系的PR也变得越来越重要,对于根基尚浅的TMD来说是一大挑战。

卖给阿里还是腾讯?对一个想做大或者有机会做大的创业者来说,这已经成为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假想敌理论在此后屡屡被验证,在野蛮生长的当下的中国互联网更是被证明,中国互联网从业者都曾经经历过2010年前的BAT抄你怎么办,2010年后则一直经历着BAT投了你的竞争对手而不是你怎么办的焦虑。在BAT屹立的中国互联网原本已经陷入新模式发展停滞的状态,但却偶然诞生了TMD三家准巨头,TMD一方面需要应对BAT的侵蚀,另一方面不断地进入各个行业拓宽业务线,导致TMD成为了全民公敌,而对TMD来说,他们的假想敌又何尝不是全世界呢?

阿里担心再出现滴滴和美团,自己没抓住还被竞争对手收割,腾讯害怕出现下一个微信,下一个颠覆腾讯社交关系的工具,或者让腾讯社交关系仅仅是社交关系而不能成为交易闭环的新形态。KK说:“未来是难以置信的,必须要经常相信不可能,属于20年后最伟大的产品还没有被发现,所以你们还不晚。” 江湖如此风险,AT怎能不疯狂?

如何平衡与BAT的关系。BAT是中国互联网领域的三座大山,TMD无论从产业竞争还是资源竞争都绕不过,而BAT也不可能让独立于BAT之外的一股势力崛起,当这样的势力成长起来是一颗定时炸弹,如果投入竞争对手的怀抱对BAT的产业链是极大的打击。在TMD中,美团进入腾讯系但也因此得罪了阿里系,阿里扶植口碑和饿了么进行狙击,今日头条则三不靠,但与头条和腾讯的摩擦日益激烈,滴滴则很微妙,在进入腾讯系的同时接受了蚂蚁金服的两轮追投,说不清到底是阿里系还是腾讯系。

阿里巴巴也同样感受到深深的危机,在核心的电商领域,京东,唯品会,聚美优品,兰亭集市先后上市,支付领域被微信支付突袭,O2O领域的美团和打车领域的快的在碗里还被腾讯收割,不得不花数十亿美元扶植饿了么和复活口碑。

在电视剧《亮剑》结尾,在南京军事学院的1953年的首届毕业论文答辩上,北京军区参谋长丁伟发表了《论我国国土防御的重点》的论文,其中最为核心的是提出苏联是未来威胁的假想敌理论:“从理论上讲,一个国家的周边地区出现一个军事强国,不管这个军事强国有没有动手的打算,事实上,潜在的威胁已经构成。动不动手的主动权,不在我方手中。”

对于市值近4000亿美元,净现金近百亿(阿里80亿元,腾讯275亿元)的AT来说,通过广撒网的方式来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显得很有必要。这也是以小博大的过程,毕竟AT的基础设施对于发展期的创业公司以及创业公司上市背书来说都极为重要。

马云曾经说过:“最大的失败是放弃,最大的敌人是自己,最大的对手是时间。”,几乎所有的哲学家都提出过类似的观点,其实对于企业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诸如腾讯、格力、美的等都在各个不同的场合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企业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当腾讯、阿里市值分别达到3600亿,3900亿美元,双双挤进世界互联网市值前十之后,这两家巨头的野心越来越大,不安全感也越来越强,买买买成为其应对未来的策略。

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超现实主义诗人洛夫曾说:“我们惟一的敌人是时间,还来不及做完一场梦,生命的周期又到了。一缕青烟,升起于虚空之中,又无声无息地,消散于更大的寂灭。”对TMD来说,恐怕没有最强大的敌人一说,因为所有的全中国或者全世界企业都是他们的假想敌,过去未去,未来已来,TMD和中国互联网的冲突只会愈来愈激烈,全民皆敌的时代来临了。

阿里也好不到哪去,电商基因的阿里需要不断地获取流量巩固电商平台的护城河。当当,唯品会,京东,聚美分别先后上市。特别是2014年5月,京东抢先在纳斯达克上市,迫使阿里不得不提前启动上市。阿里不断地买买买,并购不断,将自己造成了市值最高布局最多元的中国互联网企业。

BAT在投资总额远远超越专业的投资机构,2017年腾讯全年投出了106家总计1710.43亿金额,平均每家投资16.13亿元,阿里巴巴2017年全年投出了31家企业总计1150.75亿金额,平均每家投资37.12亿元,即使投资偏少的百度也投资了18家企业合计1147亿的金额,而中国创投最知名的红杉中国在2017年也不过只投了76家725.02亿元,平均每家仅9.45亿元,远不及BAT的投资总金额和平均投资金额。

三、AT为什么要疯狂

五、TMD的敌人是一纸政策

所以,对创业者来说,在AT越来越宽广的生态链下,站队不可避免,提前站队就变得很重要。提前站队拥有更多选择的决策权,同时也可以加深与AT的生态的有机配合。毕竟同样入局AT最后的结果可能会非常不一样,点评被并入美团,天天动听被并入阿里星球......想要获得更好的发展就必须要更早站队同时根据AT的规划调整产品布局。

滴滴和今日头条则走了一条相似的道路,那就是依托于原有优势业务进行产业上下游的纵向延伸,以吃通产业链作为变革老行业壁垒的未来目标。所以我们能看到滴滴在出行领域不断的纵深,试图打通大交通和汽车前后产业链,滴滴才会在出租车和专车的基础上推出共享打车、巴士、拼车等各个业务线,但即便如此,多元化也是滴滴的Plan B,在接受小晚的采购时程维表示:“如果滴滴国际化失败了,我们也势必成为一家中国本土的竞争驱动的多元化公司”。而今日头条的所有产品无疑也都是流量型的用户注意力获取,无论是今日头条,还是火山、抖音,都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用户时长并最终进行广告变现。当然TMD都在做基于账号体系的金融产品这是后话,在TMD的业务拓展过程中,TMD侵入了互联网多个行业,每个行业原来的企业都成为了TMD的对手,大家都对于高频的TMD虎视眈眈。

2017年截止7月25日,腾讯总投资43个达1172.44亿元,阿里巴巴总投资23个达898.15亿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从2005年成立之初至2016年11月,红杉中国共完成投资514.3亿元人民币(而根据清科私募通的统计),相当于腾讯和阿里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投出了红杉中国11年的投资总额。

TMD怎么就活成了全创业者的公敌?

对于互联网项目来说,AT投资接盘成为全新的渠道,对于AT来说,相当比例的投资都是上亿级别,所以想要获得长足的发展,更要针对AT对于投资的影响进行布局。

对VC来说,募集的资金需要在3-5年内产生收益,投资的资金需要短时间退出,而此前退出的渠道要么是IPO,要么是并购或者接盘侠两种退出模式。而即使以红杉中国如此高效率的投资机构,在11年投出494个项目后,含IPO和并购在内共72家,退出率仅为16.6%,超过八成的项目砸手里了。

随着2010年后AT投资的加快,几乎任何行业创业都有可能碰到AT或者AT投资公司的边界,即使AT现有业务边界外的业态也会对AT有较大助力,比如滴滴和美团对于微信支付场景的完善,带来了微信支付的崛起。

从2010年开始互联网起风了,互联网发展进入快车道,团购,O2O,互联网手机,直播,共享,短视频在移动互联网的推波助澜下成为风口。在风口中,VC迫切于变现,金钱开始疯狂涌入,更为重要的是阿里巴巴和腾讯布局产业链,用投资并购的方式建立自己的行业生态,避免出现颠覆自己造福对手的竞争者出现。巨头每天都如履薄冰。QQ用了10多年构筑的社交帝国,微信只用了1年就重构了。而在微信之外,陌陌,微博,探探虎视眈眈,狼人杀,直播等新社交形态也不断入局。

图片 2

在2010年后,BAT发展出现两极分化,百度成为行业龙头,独占搜索市场红利,彼时移动互联网还未诞生,躺着赚钱的日子让百度放松了警惕。

3、联合VC做局,吸引AT

AT的强大之处在于,投资金额和诉求已经超越普通VC,成为VC+生态的双重投资标的。IT桔子数据显示,2017年截止7月25日,腾讯总投资43个达1172.44亿元,阿里巴巴总投资23个达898.15亿元,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红杉中国总投资32个达307.96亿元,经纬中国投资47个达121.53亿元,IDG投资30个项目达157.9亿元,启明创投20个项目55.46亿元......相当于腾讯投出了2个红杉中国+2个经纬+2个IDG+2个启明创投的金额,阿里也投出了超过1.2个同样组合的金额。而与VC相比,腾讯平均单个项目投资金额达27.26亿元,为红杉的2.83倍,为IDG的5.99倍,碾压VC。

编辑:台式小食 本文来源:的假想敌不止,创业者的宿命

关键词: